Rewriting history in Chinese for Hong Kong students.

Image
The author wrote the book in English and when it was translated without his knowledge it was rewritten to support mainland China version of events and used in Hong Kong schools.
《香港簡史》作者﹕
「對港實行普選審慎樂觀」常言道,借古知今。《香港簡史》作者、港大歷史系教授高馬可指出,讀歷史其實不會讓他對未來知道更多,但他對香港實行普選審慎樂觀。他認為香港缺乏政治人才,即使實行普選,選出來的領袖亦未必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他認為任何地方,包括香港,都應該實行民主,「因為這是最好和最公平的制度」。對於自己的著作出現「河蟹版」,他表示不作追究。不理解示威者懷緬殖民統治

高馬可剛在英國度假1個月,返港後接受本報專訪。高馬可在美國出世,4歲來港,在本地接受中、小學教育,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輾轉居港20年,對小島最近發生的風風雨雨感到有趣,但有時亦感荒誕(fascinating and sometimes bizarre),特別是近年有人在遊行示威中揮動殖民地港英旗。兒時曾在台北生活兩年,高馬可指當時台灣人有時亦會談及日治時期,藉以批評蔣介石政權,但他難以理解人們對殖民統治的懷緬,因為殖民時代亦有當時的問題,如貪污等,政治制度亦比現時專制。

舉陳水扁坐牢 反駁民主助長貪污

「我們不能假設普選能解決所有問題。」但他仍然認為所有地方,包括香港,都應實現民主,「因為這是最好和最公平的制度」,不存在社會成熟與否的問題。對於有人批評民主在亞洲國家不能實行、會助長貪污,高對於此說法感到失望。他舉例,雖然台灣人曾選出陳水扁做總統,但他最後也因貪污而入獄,顯示民主制度依然有效,「我不認為內地會有領袖被送入監獄」。對於真普選,他堅持要一人一票,選民亦應有權提名特首。對於香港能否實現真普選,他依然抱有希望,而且審慎樂觀(mildly optimistic),他相信中國政治情况會慢慢改善。

明年才連續居港滿7年的高馬可,暫沒有投票權,對佔中運動沒有太強烈意見,但認為香港是一個保守社會,出現如佔中的創新意見是一個好現象,他支持所有創新及有趣的構想;香港曾在上世紀20年代和60年代出現兩次大規模工潮,政府已從中學習,不擔心香港會再出現大規模騷動。

(明報記者 張煒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