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Subsidy School DSS in Hong Kong and a few reasons why?

ImageS
It is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why schools are turning to DSS. They do so as they are under very little control of the Education Bureau. They set their own fees. This leads to schools making money in support of staff and then reaching out to students like a business more then like a public service school. Faith based schools like this as they can then be more flexible in presenting their faith belief to students. But schools can also abuse the lack of close oversight to operate for excessive profit making. The big social ill is that Chinese language schools are turning to DSS English schools as the Chinese parents see this as an advantage for their children. But then a lack of small fee local Chinese schools exist for the public leading to an increase of low income students to teacher classroom ratio of 35plus to 1.
感謝七七黃雨
大家雨中守護聖士提反
文:廖淑華
聖士提反女校舊生直資關注組成員從來都不是什麼遊行常客或公益少年,但在這幾個月,我竟成為了負責叫口號的反對轉直資的「大組長」。8月19日,聖士提反校董會發聲明暫不申請轉制直資。來不及在facebook分享感性的說話,就要忙着接一個跟一個傳媒朋友的電話。回望這個暑假,彷彿上了一個100學分的課。想不到畢業了五年,聖士提反還能帶給我這麼多。

傳統學校轉直資已不是新聞,過去11年,至少有12間傳統津校轉為直資。無人會想過這可是個富爭議的問題,因為大家都默默認為這是大趨勢,彷彿付得起錢的才能享受優質教育是個大道理。看着別的學校一間一間的轉制,雖知道基層孩子上游階梯不斷變窄,但最初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只是當事情發生得太近時,沒法子繼續默許。因為我清楚知道如果聖士提反早在十年前轉直資,我便不能入讀,而今天的我亦未必有機會成為香港的大學生。

最初只是在facebook被邀加入一個討論學校轉制的千多人群組,聽過很多意見,明白大家對現時制度的憂慮。但最令我不忿的是有些師姐認為轉制能避開問題,是積極的做法。直資可能不是洪水猛獸,但亦不是靈丹妙藥,有些事情,不是付了錢就能解決。明知制度不公,還要理直氣壯地明哲保身,並不是我在聖士提反學到的價值。於是我便傻得擱置了自己的期終功課,在群組長篇大論地跟不相識的師姐討論轉直資對學校、對社會的影響。

Facebook就是八九十後的主場,要跟有社會地位的校董角力,網上平台是有利我們,再低透明度的事都可瞬間傳千里。於是我們在5月頭成立了「向轉直資說不」的facebook專頁。每天也會很着緊讚好的人數,努力宣揚我們的理念。因為這次要人按讚並不是單純的「呃Like」,而是真正希望大家明白我們正在爭取什麼。

「長衫的背後」

「向轉直資說不」的轉捩點就是那個前人留下來關於我們校服的故事。還記得我們手忙腳亂四處張羅一件長衫來拍那張照片,又跟另一成員寫文寫到兩三點,定好了在第二天中午facebook最高瀏覽量的時候推出才安心睡覺。就這樣,〈長衫的背後〉陪我度過了二十二歲的生日。一覺醒來,post只出了一小時多,就已有幾百多讚好。看見whatsapp:「蘋果日報share咗我哋篇文呀!」專頁亦頓時多了百幾個讚,這是個最好的生日禮物。因為這篇〈長衫的背後〉,令人開始關注這場長衫革命。

有段時候感到自己「洗濕咗個頭」,只為了當初一個想法就日以繼夜地做關注組的事,感到沒完沒了,又好像沒有多大進展。正好這時聖保祿中學的校友家長也開始群起來反對學校轉制。在一場直資研討會上跟友校舊生會面。「多謝你們,是你們讓我們感到還有希望﹗」就是這句說話令我重新肯定自己當初的想法並不傻,而且發現原來我們已做了很多。

有人會認為學校因為這事炒得議論紛紛而令校內嚴重撕裂,但我看到的卻是相反。因為直資的事令跨年代的Stephenies互相認識、通訊。我們又跟從前的老師重新聯絡,你一句保重身體,我一句老師加油,感覺就像回到校園。最溫馨的是,因為直資的事經常用電話聯絡各方,6月的電話費超額了千多元,有老師知道後竟然主動提出幫我這個過氣學生繳交,沒想到畢業後,老師還會為學生付出什麼。還有很為現任的學生感到驕傲,她們每做一個行動憂心的並不是自己會否備受責罵,而是怕自己的班主任會受到校方的壓力。這件事令聖士提反的師生比從前更融洽、更團結。

七七守護聖士提反

很感謝7月7日的那場及時黃雨,記得事前看了天氣報告只說間中有驟雨,並沒有計劃好雨程。當現任學生開始說話時,天都哭了。學生的話說完了,雨愈下愈大,傳媒忙着邊擔遮邊拍攝,大家都很狼狽。這時在場的警方提議不如先避雨,手中的講稿都化開了,我們根本沒有Plan B。看見身後的一片藍海,有家長,有小學生,有校友,全都穿上了藍衫,就是決心要讓校董會看見什麼是「本信而進前」。於是我問了一句:「跨年代的ST. STEPHEN’S,我們繼續行好不好?」一呼百應地的一聲「好!」我們就在大雨中,守護栽培我們的聖士提反。身濕透了,口中唱着校歌,在校門前舉起牌子,讀了這些年頭,都無好好學習過校歌,總覺得高唱校歌是一件很老土的事,但這天卻給校歌感動了。

全文看:www.mingpaonews.co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